Blogn - 记录个人历史 Ver 3.0.0
http://www.bloggern.com
首页  留言本  注册  用户名: 密码:  
意大利(十六) ——韩国人、台湾人和温州人
作者:突然空闲   5454字节   点击:16558   回复:741   所属分类:意大利
创建时间:2011-11-18 12:55:32   最后修改时间:2011-11-18 17:19:10  
回到头天晚上。和东北兄弟分手后,又变成我独自一个人了。威尼斯外岛的街道,空旷得只剩下昏黄的路灯,颇有几分寒意。

经过前面几小时的在威尼斯的游荡,对中央车站附近已经比较熟悉了,我觉得还是应该回到那里去。

走不远便到了一个公交枢纽站——站后有个大大的公交停车场,停车场门口还有人值班。和那值班人员一番费劲的交流后,知道这车站每小时有一班车发往威尼斯中央车站,心中踏实不少。

等车的四十分钟里,我发现这地区空旷却不平静,妓女们站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,用目光询问着每个路过的人;毒品贩子们孜孜不倦地来回走动着,一有车辆停下便纷纷狂奔过去。

和深夜的罗马特鲁米尼车站一样,群殴在持续中,甚至都一样采取拉锯战的战术。每几分钟便有警车呼啸而至,而它一出现,斗殴者、毒贩和妓女们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——只有公交车站上候车的那几个人(包括我),雕塑般的旁观者——警察连车都懒得下。

回到威尼斯中央车站已经接近凌晨三点。此时这里已经从繁忙中寂静下来,没有了过往游客,也没有摊贩。从夜间巴士刚下车,我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小伙子坐在路边,旁边的两只大号旅行箱,借着微弱的灯光,看清楚那小伙长着一付东亚人的面孔,便径直走将过去。

“兄弟从哪来呀?”我用中文率先发问。小伙子似乎在打盹,被我的话音惊醒时,满脸写着恐惧。我换成用英语问他,是不是和我遇到到同样的麻烦——找不到住宿?他带着羞涩地点点头,起身问我的对策。

我说我们应该回到中央车站的游客群中去,露宿的游客一定不是只有我们两人,在这漆黑的公交车站,遇到抢劫啥的我们完全无力反抗。

他二话没说,起身拖着他那两口沉重大箱子,跟我向三四百米外的中央车站广场出发。到威尼斯后,我已经走了好几小时,人已经相当的疲惫,无意帮他拉行李箱,再者,接触陌生人的行李,过分热情也容易给对方造成误会。就这样,我象一个落魄的亚洲少爷,带着随从落难游荡。想起来心里暗自发笑。

身边多了一个“天涯沦落人”,我自己也不再那么紧张。

路上,他告诉我,他来自韩国,在瑞典留学3年,这最后一年学校把他交换到博洛尼亚大学。在去博洛尼亚报到前,他来威尼斯旅游24小时。也是提前订酒店,得到的答复也我的一样,最后的结局也和我同样狼狈。

中央车站广场的情况和我预计的完全一样,到处睡着无“店”可归的游客。我们找了个平坦干净又避风的角落扎下营地,也算是安顿下来了。

四目相对厮守到天明,相当的无聊,我让小伙子看守营地,自己去觅食。

时间接近凌晨四三点,寒风径直穿透我的夹克衫,一边走一边哆嗦。我凭着黄昏游荡时的记忆,朝着那估计有几家小食品店的小巷,一路摸索过去。一家一家的店的确都还在,可早已停止营业。正准备放弃时,忽见远处一店正在熄灯关门,疾步向前,猛敲那刚刚落下的卷帘门。片刻,呼呼升起的卷帘门后面,店主一脸的警觉和疑惑,手里还拿着擀面杖一类的工具。我先道歉再说明来意,店主没再说啥,热狗4个,矿泉水4瓶,啤酒2听,熟练地装进一个纸包递给我,我给他50欧元,并示意免找,剩下的留作小费,。也许是他的店没有收小费的习惯,也许可怜我这饥寒交迫的夜游神,坚持有整有零的全找给我。我不知道给他说了几次“谢谢”。

抱着一包的食物,心情无比满足畅快,象考了满分的小学生,一蹦三跳地回家请功。一回到营地,就地铺开我的战果:热狗是热的,啤酒是冰的,矿泉水是冒泡的,就差说“生日快乐”了。

正欣赏着面前这及时而丰盛的一切时,一句中文飘了过来:“你们好!”我一脸的喜悦顿时凝固了,我见到鬼了?!

抬头一看,两个三十来岁的东亚妇女带个十来岁的女孩子,站在我们旁边。“你们是哪里来的?”其中一个用英语小声问,没等我回答,接着自己介绍,“我是从台湾来的。”

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一群“沦落人”,我示意她们坐下,介绍了我自己和韩国小伙子。同样的悲惨故事,多边的情节交流也无外乎是在诉说各自的痛苦,了无新意。我注意到她们坐下后,几乎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地上的食物饮料上,只好把原来二人份夜宵分成了5份:象修士在当街给流浪者分发免费斋饭,我自己只留下了一听啤酒。

那听啤酒没喝完,我便靠在那韩国小伙子的旅行箱上睡了过去。三个台湾游客和韩国小伙子此时早已鼾声四起。

被人拍了几下我才醒过来,睁开眼睛,吓了一跳: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,正严肃地俯视着我!见我醒来,他只说了句“这里不能睡觉”,又去为其他人提供叫醒服务了。我看了看表,七点整。韩国小伙子也是被他叫起来的,懵懵然在发呆。

而那三个台湾旅客则不知去向。“他奶奶的!抢了老子的夜宵,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!”我心里骂着,其实,骂出声来也没用处。

我问韩国小伙子接下去的安排,他的回答直接又干脆——他下午3点的火车去博洛尼亚,在那以前,我去哪,他就跟我去哪!

我简单讲了我的安排,他没有任何异议。在我的强烈建议下,他把那两只硕大的旅行箱寄存到中央车站。跟大哥混,拖泥带水是第一禁忌。

刚上路,他就提要求了:带他去麦当劳!我努力说服他在意大利这样的美食国度,在威尼斯这样的美食之城,惦记麦当劳太不应该。他态度异常坚决,和所有任性的孩子一样,他反反复复保证这是唯一的要求。

唉,亚洲的孩子!

我还是心太软,最终带他去了一家麦当劳。看着他津津有味啃汉堡包,我还真有些当爹的感觉。顺便,这是我到过的唯一一家允许抽烟的麦当劳。

接下来的游程后文再叙。中午十二点刚过,我给韩国小伙子一个诱人的建议:我发现一个中国菜餐厅,去那午饭,我给店家诉诉苦,饭后也许借地方给我们打个盹。

那中国餐厅装修在国内只能算中档,我和老板娘聊了几句,得知她是从温州来,餐厅里全部员工也来自大陆。对于午饭后让我们打个盹的要求,老板娘满口答应。

点菜的时候,我故意多点了两道菜,以表示对她们的感激。菜的口味实在不敢恭维,所有的菜都淋上了番茄汁或撒上奶酪粉。我无论如何没法把那盘里的东西和菜名联系到一起。想着饭后能打盹,其他都变得不重要了。

三两下填饱肚皮,清理了桌子面前的场地准备打盹,一个女服务生进来,换上了完全不同的面孔,厉声说:“这里不能睡觉!”
“我们只在桌子上趴一会儿。”
“不行!”
“我刚才征求过老板娘的意见,她同意呀。”
“不行!就是不行!”
“这包间没其他顾客,也不影响你们营业。”
“不行!不行就是不行!”

争论是没有用的,在他乡和自己的同胞面红耳赤比嗓门大,也不是我的强项。移步至柜台结帐,收费100欧元。认命吧。

出门后明媚的阳光相当刺眼,身后那带温州腔的“欢迎下次光临”同样相当刺耳。
附件:
就露宿在这里
码头
市场
评论:
来自: 27.106.162.*   字节:179  ID:18403  发贴时间:2011-11-19 18:24:26  原贴 
遭遇很离奇
经历很美好

只是碰到的人不咋个样
原以为在异国他乡
见到故乡的人
依照中国人的热情
应该不会“不行!不行就是不行!”
可看到这句话 真的是大失所望啊  
来自: 124.126.245.*   字节:102  ID:18404  发贴时间:2011-11-21 14:53:10  原贴 
看人吧,有的见多了中国人,就比较不友好。有的中国人很少,少见,见到一个老乡,会比较亲切的。

一虫  
来自: 突然空闲   字节:171  ID:18405  发贴时间:2011-11-21 19:52:40  原贴 
看人吧,有的见多了中国人,就比较不友好。有的中国人很少,少见,见到一个老乡,会比较亲切的。
一虫

一虫老弟:我更愿意理解这为习惯性取巧,忘大的说也算是一种诈欺。  
来自: 124.126.245.*   字节:44  ID:18407  发贴时间:2011-11-23 16:49:59  原贴 
还好吧。人多了,什么样的人没有?

一虫  
来自: 62.18.117.*   字节:35  ID:18985  发贴时间:2013-05-02 16:41:35  原贴 
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在modena 来自上海  

本文允许匿名评论

发表评论:(最长不得超过128KB)
验证码: